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下文学 www.bxwx520.com,最快更新喜剧女王最新章节!

    穆雨时此生最后悔的事情恐怕就是今晚了。他就不应该为了一解纪星池的相思之苦,而害了自己。

    好不容易将纪星池扶上了行李箱,刚要走就听见店家老板喊着:“诶,小伙子这两个你也得弄走啊,不然我没法做生意。”

    老板是个健硕的彪形大汉,脖子上还挂着大金链子。穆雨时吞咽了下口水,只好苦哈哈地将纪星池放在椅子上,掉头去搬另外两个人。

    最后穆雨时拦了一辆出租车,用行李箱将两个人一趟一趟的运着上了车。

    “诶,兄弟,这两送哪儿啊?”出租车司机是见过大世面的,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穆雨时抽出几章大钞票,没好气的说:“给扔个干净的酒店就成。”

    “得勒。”司机得了小费一脚踩油门就冲了出去。

    看着出租车走远,这事情才算完了。穆雨时这会子回头看给自己招惹来麻烦的纪星池,穆雨时费力的拖着箱子,耳边不时响起她无忧无虑的鼾声,感觉世界都清净了。

    这个时间的大街上,已经了无人烟,只是偶尔会有车辆穿梭而过。竟然让人意外的觉得身心舒爽,连日来的疲惫没来由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

    纪星池真的太重了!他使出了吃奶的劲才将她给搬到床上,大喘着气的穆雨时好不容易坐在床边休息,纪星池一个粗壮有力的胳膊打过来,直接将他干翻在床头,一只猿臂压在他的胸口上。

    “唔……”穆雨时闷着一口气在嗓子眼,无比绝望的想,这种经典狗血桥段在诸多偶像言情剧里见过,但这世上应该不会有被女主角压死在床上的男主角吧?

    想到这里的穆雨时用力地拍了拍自己脑门。没好气的偏着头打算用眼神先杀死纪星池。眼前只看见紧闭双眸的一张大饼脸。

    其实纪星池胖了之后也不丑,圆圆的,肉乎乎的感觉。

    穆雨时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着魔了就抬手捏了捏她脸,一只手不够,抬起两只手将纪星池的双颊扯出一道微笑的幅度。

    “呵,小样。丑成这样还敢出去喝酒。”

    穆雨时咧开嘴咯咯咯的笑了两声,忽然想起晚上看见的那一幕,他学着阿祖将纪星池两鬓的长发拉在下巴处,头发遮住了她大半部分的肉脸,留给五官一个狭小的空间。

    冷不丁的哼了一声:“一个臭皮球有什么好看的,跟个葱油饼似得。”五官都挤在中间的空气洞里。

    怎么看都觉得纪星池的长发很扎眼,就在这种奇怪的冲动之下,穆雨时拿起剪刀犯下了一个无力回天的错误。

    纪星池是在隔日早晨醒来的,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照镜子就看见了睡在客厅沙发上的穆雨时。卷缩在沙发上的穆雨时显得特别可怜,身上半耷拉着薄毯掉了一大半在地上。

    看见门边的行李箱,纪星池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回忆起了什么不可描述的画面一闪而逝。

    纪星池没有打扰穆雨时,独自去洗漱间清理自己,下一秒,在面对着硕大的镜面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惊叫声。纪星池捂着自己一夜之间变短的头发,心想这他妈是谁,可下一秒她就无比绝望的发现,眼前这个头发被狗啃过,歪七扭八的草菇头是我?谁的审美这么奇怪?

    被吵醒的穆雨时很快出现在浴室门口,整张脸皱成一团。昨天晚上他帮助纪星池理发太晚,还睡眼惺忪的样子。

    “这他妈是你干的好事吧?”纪星池抓起自己的头发质问。

    穆雨时没有否认,“我本来想让你好看一点来的,都说脸大的人适合短发。”

    “我什么时候挖你家祖坟了?”

    “……”

    “你赔我的头发。”

    穆雨时心里其实也有点愧疚,昨天晚上他是照着百度里的方法来剪的,只是成果不太好。

    “要不,我给你粘上?”

    “去你妈的。”

    被纪星池如此不给面子的谩骂,穆雨时也是有脾气的人,翻脸就不认人,拿着自己胸前破了两道口子的高级衬衫,生怕她近视眼看不见似的举到她眼皮子底下,冷嘲热讽:“看你做的好事,我还没要求你赔我的衣服,你知道这衣服多贵吗?意大利手工,一针一线定制的。”

    纪星池被他那凑到眼皮子底下的衬衫给唬住,这才注意到穆雨时身上穿着一件背心,穆雨时这人爱穷讲究,平时不可能只穿着背心瞎晃悠,看情况是真受到伤害了。

    纪星池眼皮微跳,居然就被他说服了。不过……“台词太熟悉了,你能换一句吗?”

    “我的衣服跟你的头发相抵,你吃什么亏了,我这是还没算你对我造成的精神伤害呢。”

    听他这么说,纪星池脸色不是很好看。她依稀记得昨晚发生的那么一点事情,自己的确干了点不光彩的事情。大晚上跟两个陌生人去喝酒这种事情,搁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纪星池的记忆和良心都还没被狗吃掉,所以还有印象。

    “昨天……那两人你咋处理的?”

    她不提这事,他都快忘了昨晚那两人。摆摆手,一副不太清楚的事情后续的样子:“还能怎么着,扔给出租车司机了,后面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纪星池一脑袋的问号。

    “放心好了,我拍下了司机的证件照和车牌号,两个臭咸鱼一样的醉鬼出不了什么事。”

    说到这个事情,他一肚子火气:“丑球,你到底怎么回事,我几天不在你就在外面招惹不三不四的人,昨天那个流氓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我赶得及时,我看你怕是被他上下得手了。就算丑了,胖了,你也不至于降低自己的审美啊。也是,你这种以前就能被安歌那种小白脸迷的不知五六的人,我也就不指望你什么了。还好老子救了你一命。”

    纪星池宿醉之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穆雨时脾气难得好一会,大约是被自己英雄救美的举动感动了,这会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替她煮醒酒汤。

    纪星池看着那黑乎乎的汤,感觉自己不能这么闷头干了,说不好会暴毙而亡。

    “喝啊,我亲自煮的不要舍不得。”

    我没有舍不得喝,我他妈是不敢喝。

    穆雨时见纪星池哪惊慌失措的表情,叹了口气抬手就摁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将碗喂到嘴边,“别客气,喝完了穆哥哥还可以你做。保管饱肚。”

    纪星池被强行灌了一碗醒酒汤后,整个人都抑郁了,摊在沙发上装病人,穆雨时好像特别闲似的,在家里翻出来一大叠《归路》的电影票,媚眼如丝地看得她浑身发毛。

    其实纪星池在想一件事,晚上约了李魁撸串,说是要给她介绍团队里的成员。穆雨时一副根本不想离开的样子,让她很是为难。

    &

    就在纪星池小区附近的w酒店609号房间里,此时正在上演一出’捉奸’大戏。

    李魁岔开两条大腿坐在房间大厅的椅子上,地毯上端坐着一男一女,还散发着未散去的酒气,东倒西歪不成样的扭捏样,在李魁无比痛心的眼神下,阿祖醒过味来,看看还在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