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www.bxwx520.com,最快更新深爱太难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演戏

    生活,平淡又忙碌,转眼间,又过去了三个月。

    医院里,苗郁青的复建基本已经结束,今天本来打算出院的,但不知为什么,陈爸爸非要将她接到别的医院再做一次全身性的检查。

    这个医院苗郁青印象深刻,据说,这是陈爸爸投资的私人医院。

    当初她和陈爸爸的亲子鉴定,就是在这里做的,顺便还做了一堆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检查。

    整整一个上午,苗郁青就在这些白大褂手上折腾,验血、心电图、超声检查几乎全做了个遍,最后竟然还说,她的体重有些超了。

    苗郁青听了,又无语又委屈,这几个月以来,雷森简直是把她当作猪在养。

    她咆哮着要咬人,那个男人却只当她在撒娇,还煞有介事的摸摸头、牵牵手以作回应,真是气得苗郁青愤怒又无奈,连冷漠都难以维持。

    苗郁青知道陈爸爸是担心她,可她实在是不想在医院待了,更何况她只是脚伤了,没必要这样大动干戈。

    苗郁青给陈爸爸发了条短信后就打算从楼梯口偷偷离开,那里一般没人,却没想到她运气这样差,竟碰到了爸爸和院长,隐隐约约还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是最佳供体……这段时间不要让她喝酒……多锻炼,控制下体重……”

    苗郁青隐约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出了医院后,苗郁青本想四处走走逛逛,可她的左脚瘸了,即使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当来来往往的行人有意或无意看向她的脚时,仍旧刺得她落慌而逃。

    苗郁青搭车回了陈家。

    全山大厦,总裁办公室。

    杨凌拿着调查出来的资料交给老板,十分感叹,怎么一向万分聪明的陈小姐,这次竟然犯蠢了。

    老板是什么人?你给了他怀疑的机会,就别想事情能够密不透风的瞒下去!

    雷森眉目不动,面无表情的将资料一一翻阅,而后靠上椅背,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原本还隐隐希望,是别的什么人在暗地里算计他,没想到查出来的结果,竟然真是陈瓷。

    就在杨凌以为老板要静坐到天荒地老时,雷森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抓起桌上的调查资料,阔步离开了办公室。

    片刻功夫,杨凌便在落地窗前看见老板的黑色宾利如疾风般奔驰而去。

    看那个方向,他去的是陈家。

    苗郁青回到陈家别墅,发现客厅里有人,脚步一顿,她听出来了,那是雷森和小瓷的声音。

    正在苗郁青犹豫是直接进去,还是避嫌出去待一会再回来时,里面两人的对话让她隐隐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要这么做?”雷森将资料扔到陈瓷桌前。

    对于雷森压抑的愤怒,陈瓷惊慌又无辜,她不解的将资料打开,一页一页的翻阅,女人原本红润的面色渐渐变得苍白,最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你早就知道我和苗郁青之间的关系”雷森看着陈瓷,不可否认,他很震惊,“小瓷,你一直在演戏?”

    “演戏?”陈瓷抬眸,脸上没有了阳光,只剩下被病痛折磨的阴郁,“我们大家不都在演戏吗?”

    陈瓷笑了笑,满是嘲讽:“我的那个好姐姐,明面上假模假样的关心我,背地里却不择手段的想绑住你!她难道不是在演戏?”

    “所以,一次陷害不成,这次你直接下死手将她卖进山里?”雷森看着陈瓷,失望又不可置信,“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没有去救她,你唯一的亲姐姐,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村子男人的生育工具!像畜生一样的性奴!”

    雷森的低吼如一层阴云将整个客厅覆盖,他的愤怒震得陈瓷身体一僵,她害怕这样的雷森,可她更气愤于雷森对苗郁青的维护。

    “对呀,所以你为什么要救她?像她那种贱女人难道不活该这个下场吗?”

    雷森看着陈瓷,突然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女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这样?这样是哪样?”陈瓷笑得嘲讽,“像个傻子一样,像个睁眼瞎一样,任凭那个贱女人勾引你吗?”

    “她是你姐姐。”雷森为苗郁青感到悲哀,他想说,那个女人是真心待你的,可雷森知道,陈瓷不会信。

    陈瓷冷笑一声,雷森对苗郁青的维护让她愤怒得完全放下了伪装:“姐姐?就凭她也配?又土又蠢,虚伪做作得让我恶心!”

    “陈瓷!”

    “够了!”一个中年男人猛然一声怒斥,打断了雷森和陈瓷的争吵,“马上就要吃饭了,吵这些废话干什么?”

    那是陈爸爸的声音,苗郁青听出来了,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恐慌缠上了苗郁青的心口,直觉告诉她你不能再听下去,他们的话语里藏了野兽,会将你撕得体无完肤的!

    可苗郁青动不了,她想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里到底是个什么!